论毕业展演歌剧《江姐》选段的创作

来源: www.wenxiancankao.com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-09-04
毕业展演歌剧《江姐》选取第七场进行再创作,包括合唱《绣红旗》和独唱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两首曲子。在创作中注重和故事情节、人物情绪相结合,通过音调的变化和节奏的快慢展现当时的
前言
    毕业展演歌剧《江姐》的选取经历了一些波折。初期老师认为编排国外歌剧较好,但是本人认为歌剧《江姐》一方面曲式风格多样、独特,富于变化,舞台效果强烈,有很大的创作空间,另一方面,故事情节震撼人心,充分展现了一代革命人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,深深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,这正是我们当代人所应该学习的,富于教育意义。因而再创作了歌剧《江姐》的第七场。在这一场的创作中,注重曲式风格和故事情节相结合,曲调的变化和节奏的快慢要紧紧扣住故事情节、人物情绪,实现歌中有剧,剧中有歌,歌与剧互相配合,相互衬托。
一、《江姐》选段创作背景
歌剧《江姐》创作于20世纪60年代,是以著名革命小说《红岩》中有关江姐的故事为基础,以四川民歌的音乐为主要素材,广泛吸收川剧、婺剧、越剧、杭滩等音乐和手法,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改编为歌剧搬上舞台。歌剧《江姐》共有七场,讲述了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江雪琴(江姐)带着中共四川省委交付的重要任务,奔赴川北,途中听闻丈夫遇害的噩耗,后与华莹山游击队司令员双枪老太婆取得联系,参加组织抢水抢粮、截军车等战斗。后被叛徒蒲志高出卖,不幸被捕,押在渣滓洞集中营。面对敌人的种种酷刑,江姐大义凛然,痛斥敌人,最后英勇就义的大无畏气概。
本人的毕业展演选取是歌剧《江姐》第七场进行改编创作。这一场主要讲述的是江姐不畏敌人的严刑拷打,严词痛斥敌人,慷慨高歌,英勇就义,充分展现了一个共产党人为了革命“赴汤蹈火自情愿,早把生死置等闲”的大无畏气概。选段共涉及两首歌,分别是《绣红旗》的合唱部分和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的独唱部分。
二、《绣红旗》曲式风格
歌曲《绣红旗》主要表现江姐在狱中和难友们一起绣“想象中的”新中国国旗的“特有感情”,具有优美柔和的旋律,包含深情,“热泪随着针走,含着热泪绣红旗”,十分感人,充分展现了江姐的革命英雄主义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。
这首歌的创作要紧紧的和情节扣在一起,既要体现出绣红旗的绣字,又要表现出江姐同她的难友们当时情境下的特有感情。在音调上通过提高二度,表现出人物激动的心情,再通过突然跳到一度音调上,突出在那时的情境下激动但是稍显压抑的心情。紧跟着,为了体现江姐和难友们在生死关头充满着对新中国的向往和渴望,在音调上采用“一浪高一浪”的方法,急转之上,一直上行,感情上扬,表现出他们压抑但又爆发力的愤激感。最后用“尾声”升华感情,转入第二段的歌唱。在这一部分本人采用和其他表演者一同演唱的方式,表现出江姐与难友们并肩作战,同甘共苦的效果,和故事情节紧密结合。[1]
三、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曲式风格
    歌曲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是歌剧《江姐》的第七场的第二首歌,是一首大咏叹调,也是主角人物江姐的重头唱腔。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着重表现江姐爱憎分明,不畏强势,坚贞不屈的献身精神。因而在歌曲的创作上要体现出大气磅礴的气势,既是悲歌,又是壮歌,要震慑人心,激奋人心。
第一段讲述的是江姐得知要去刑场的消息后,难友们都悲痛万分,不忍与江姐道别。而江姐却安慰难友们,唱到“不要用哭声告别,不要把眼泪轻抛”。在这一句的处理上,本人用三连音的曲式开始演唱,速度看似较慢,但实际上较为紧凑,用诉说和坚定的语气演唱,柔中带刚,体现此时江姐视死如归的精神。之后,节奏较之前加快,步步加紧层层高潮,从抒情转入叙事,“到明天山城解放红日高照,请代我向党来汇报,说我是党的女儿”表现出江姐对革命胜利的美好憧憬,饱含江姐对党和对人民的呼唤。[2]为表现出人物激动、自豪的情绪,在歌曲节奏上要明显加快。接下来比之前的速度放慢一些,叙事性更强,展现人物心情由激动过渡到平坦,在下面的间奏部分应该渐渐慢下来,为下一阶段的情绪铺垫。第三段是整个歌曲的高潮,调式上以商调为主。运用颤音,表现出人物高亢和坚定的情绪,坚信革命的曙光即将到来。最后一句“五洲人民齐欢笑”是本段的点睛之作,点明主题,表现全国解放胜利。“笑”字音域比较高,是一个拖腔,要给听众视听上的震撼和享受。[3]
四、声乐演唱技巧
在声乐的演唱上要注重和人物情绪、故事情节相结合。既然是歌剧,说明是有故事情节的,是充满人物情感变化的。因而戏和曲要有机结合,并非割裂开来。
在演唱《绣红旗》时,要着重表现绣的场景,在特定环境下激动但压抑的心情。在“一针针,一线线,一针一线情意长”上,通过音调的起伏跳跃表现出“绣”的感觉,在演唱时要表现出人物极其激动、珍视的心境,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想象和期盼在绣出新中国的国旗。接着,音调开始上行,要用较为快速的演唱使感情上扬,表现出人物压抑但有爆发力的情绪。在狱中这样的特殊情境下,人物的心情虽然是激动的,但是无法明显的表露出来,又带有些许的克制,因而感情是多重复杂的。“多少年呀,多少代,今天终于盼到你,盼到你”,这里像是内心独白和自我吟诵的结合,虽然是在合唱,但却像是由一个人散到全体,又要从全体集中到一个人,情绪依次从中心在四周铺散开来,又从四周回聚到中心,引发了难友们无限的情绪。虽然是合唱,但是江姐的主体地位仍然存在,因而起到了带动和引领的作用。
在演唱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时,在首句开始时,要用诉说和坚定的语气演唱,柔中带刚,在内心情感上要抓住江姐坚定的信念和视死如归的精神。到第二段,随着节奏的加快,要充分展现人物自豪、真诚和激动的感情。接下到“托孤”的部分,随着音乐速度变慢,要将情绪从之前的激动过渡到平和的心境,想象自己是一位母亲,想到自己的孩子内心感慨万分。唱到“告诉他胜利得来不容易”时,语气坚定中肯,此时的江姐内心情绪丰富,既想到了千万个战友为了革命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生命,又要表现出一位母亲在面对自己孩子时柔软的内心。在第三段,“云水激,卷怒潮,风雷震,报春到”,要唱的大气,充分运用气息的变化,声音要高亢自如,让观众感受到胜利就在眼前。最后一句“五洲人民齐欢笑”的“笑”字音域较高,演唱难度比较大,要充分调动气息和腔体的运用,让观众感受到江姐坚定的信念和大力凛然的革命气概。
结论
选取歌剧《江姐》作为毕业展演作品,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既看重它的曲式多样、影响力广泛,也看重它背后的深层历史文化意义。虽然在初期遭到老师的反对,但是凭借自身对于歌曲、歌剧的认识实现了歌剧的再创作。在再创作的过程中,把握了曲调和故事情节的相互结合,歌曲和故事并非单独开来的个体。通过曲调的变化和节奏的快慢表现人物情绪的变化。选取的第七场表演是全局的结束和高潮的部分,在整体上情绪显得十分高昂,因而在曲调上总体呈现出高亢和激奋的情绪。在气息的把握和腔体的运用上显得十分重要,着重展现出收放自如的场面。
 
参考文献:
[1]李岩.歌剧《江姐》的音乐风格[J].大舞台,2012,(01):81-82.
[2]王帅.歌剧《江姐》选段《五洲人民齐欢笑》的演唱研究[硕士学位论文].济南:山东师范大学艺术专业,2013.
[3]展淑蓓.杨维忠与王莉对歌剧《江姐》的不同形象塑造的比较研究[硕士学位论文].聊城:聊城大学音乐学专业,2014.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enxiancankao.com/cankaowenxian/77.html,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,谢谢。

您可能在寻找参考文献方面的范文,您可以移步到参考文献频道(http://www.wenxiancankao.com/cankaowenxian/)查找